儿子小张告诉记者自己去年的工钱依旧被拖欠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7-11 11:24    次浏览   

网友“独上天涯路”就回忆起小时候的点点滴滴:对于农村的我们来讲,小时候有两个假期是城里孩子没有的,一个是麦收时节的“麦假”,一个是秋收时节的“秋假”,各十天。小孩子一般的任务是捡麦穗,颗粒归仓。

张学镇:对。必要,守着那些地就那样,一年收入就那么多,和出去打工差不多。

驶向杭州东的和谐号高速铁路列车离开大都会北京后不久,一片片金色的麦田就迎面扑来,让久居城市的旅客感到了土地的馈赠,也提醒着人们麦收季节正在逼近。对于出门在外的打工者,回家还是留下,成为了一种选择,而不是必须。机械化的魔力正在改变着千百年来劳作方式,也在潜移默化中造成了两代农民工的差别与隔阂。

太阳照在山东聊城东昌府的麦田上,金黄色麦穗上还留着些许的青色,五十多岁的张连英凭借多年的经验判断,还需要三两天才能收割。即便如此,老张还是提前了几天从打工的地方赶回家里,为麦收做着准备。

网友“一类疫苗”说:人民公社那会儿,小学生是拾麦穗的主力军。老师们组织我们来到麦田里,跟在割麦子大人的身后,捡起落下的麦穗。骄阳下,喝着绿豆水,记忆里,绿豆水真好喝。不见得捡多少麦穗,但却懂得了珍惜粮食,懂得了师生情谊。

麦收大数据:国家统计局《2013年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表明,去年我国1980年及以后出生的新生代农民工有12528万人,占农民工总量的46.6%。54.9%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地级以上大中城市务工,而老一代农民工的这一比例仅为26%。新生代农民工在外务工的月生活消费支出人均939元,比老一代农民工高19.3%;新生代农民工去年人均寄回带回老家的现金为12802元,比老一代农民工少29.6%。

麦收是很多人难忘的记忆,在中国之声官方微博和微信上不少网友就分享了他们记忆中的麦收往事。

夏日耀眼的阳光下,收割机走过,金黄色的麦田里瞬间就剩下矮矮的麦茬,老张满足地扎起一个个鼓鼓的粮食口袋。但儿子小张的想法,他并不知道。

记者手记:在采访过程中,老张陪我们一起去聊城大学找在这里打工的儿子小张。父亲站在一边沉默不语,而眼光却从来没有离开过儿子。与80后的儿子比较起来,老张更深沉、更加内敛,也更加隐忍。在采访结束时,儿子小张告诉记者自己去年的工钱依旧被拖欠,问问记者能不能帮忙把钱要回来。对这件事儿,老张却只字未提,但是据说他被拖欠的工钱比儿子更多。父子两人一个心有不甘,一个宁愿隐忍;一个积极寻找问题的解决方法,一个宁愿打碎牙往肚里吞;这背后是年龄与阅历的差异,也是知识与视野的差异,更有两代农民工之间注定的那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我在想,若干年后,有一天,小张变成了老张,他会在哪里?又会是什么样子?

在微博上不少网友都在感叹,亲眼看到机械把人从繁重的劳动中解放了出来,深刻地体会到了科技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但是曾经的辛苦与汗水却成为了不少人最珍贵的回忆。

节目中的这对农民工虽为父子,但差异却十分明显,而这样的差异,显然并不是偶然。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新生代农民工有12528万人,占农民工总量的46.6%。54.9%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地级以上大中城市务工,而老一代农民工的这一比例仅为26%。新生代农民工在外务工的月生活消费支出人均939元,比老一代农民工高19.3%;作为采访者,记者季苏平对此又有着怎样的感悟?

网友“到处找水喝”回忆说:我小时候经历过那个风吹麦浪,镰刀飞舞,喝牛打场,叉子翻场,木锨扬场的艰苦年代。那时一季小麦,从割到打,到晒干进仓少说也得一个月的时间,为了抢收家家户户天不亮便男女老少齐上阵,带着干粮和水,弯腰低头把麦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