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一度精神失常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9-19 17:12    次浏览   

我没有告诉雅洁我哥的决定,倒是雅洁先问了我,她说你哥考军校,是不是打算和我分手?我说,不可能,哥哥说希望你等他几年,时机成熟就来接你。雅洁流泪了。她的眼泪刺激了我。一直以来我都特别关心她,可是她的眼泪没有一滴为我而流。

有一天,雅洁眼睛红红地告诉我说:有个女孩向我发起挑战,要跟我争你哥哥,她说她敢跟你哥睡,问我敢吗?我很想告诉雅洁,我也爱她,会一心一意对她好。但是我不敢,我怕拒绝,更怕输给哥哥。

那个夜晚,我潜入雅洁的房间。我拉上窗帘,以防月光照见我。我吻她,她激烈地回应,她把我当成了哥哥。我不敢说话,用火热的唇堵住了她的嘴。我吻遍她全身,细心温柔地占用了她

我还没准备好,妈妈告诉我说,女人最宝贵的东西一定要留到结婚那一天,雅洁说。

我只有违心安慰她,放心吧,姐姐,我哥只喜欢你。雅洁欢喜雀跃。可我哥很快要当兵了,他的梦想是做一名将军。想到要和雅洁分开好几年,他怕中间有别的变故,会耽误了雅洁,所以决定和雅洁分手。他不敢直接面对雅洁,他让我去说。

他们到底是结了婚。可是新婚夜哥哥发现雅洁已经失去处女身,他没说什么,只是深深的落寞。他们用法律捆绑在了一起,但各自并不幸福。

那一午夜风流是我所犯的最大的错,我现在已经不敢去他们家,怕看到他们的战争。因为我知道,这些都是因我而起,只要我不说出真相,他们之间的误会永远消除不了。我的心像上了重重的枷锁,令我今生不得安宁。

趁哥哥不在的时候,我对雅洁嘘寒问暖,渐渐地取得了雅洁的信任,我知道她是希望从我身上多了解哥哥。

然后很长时间,雅洁都没等来哥哥的任何消息。她不明白,那个晚上,哥哥要了她,为什么还这么绝情。她开始工作时分神,甚至一度精神失常,天天喊着哥哥的名字。出院后,她找到了哥哥的部队,找到哥哥的领导,对他们说:我是张军的女朋友,今生非他不嫁。

我会娶你的。哥哥说。任何哥哥怎样花言巧语,雅洁就是不同意。此时我心里涌起一股快意。

事后她说,军,我爱你,以后我就是你的女人了,无论你走到哪里,都要带着我。我没有说话,拍拍她,让她睡觉。

我没有想到一时的冲动,竟完全摧残了一个女人一生的幸福。哥头也不回地走了,没有给雅洁打一个招呼。雅洁失魂落魄,她认定哥哥骗了她,然后一走了之。

有时我故意给雅洁说一些哥哥的糗事,没想到雅洁却说:真的吗?我并不介意你哥哥有这样的缺点,最好他的缺点多到只有我能容忍,这样就没有别人打他的主意了,好弟弟,你告诉我,是不是有很多女孩给你哥哥写情书。我说是。雅洁的眼神黯淡下来。

雅洁没有得到她要的爱,日益变得唠叨、神经质,哥哥渐渐有了别的女人,雅洁把哥哥告上法庭,哥哥被部队开除。哥哥回到地方经商,竟然很成功。成功后身边的女人更多了,雅洁死活不同意离婚,每次哥哥一提离婚,她就拿刀在手腕上划。